登陆 注册

返回六九艺术网!

拍卖预展

>匡时2017春季拍卖会>澄道——庞氏家族藏古代书画夜场>正文
上下翻动拍品时锚点

1829 仇英 《琵琶行》诗意图

《琵琶行》诗意图

点击查看高清图

图 录 号: 1829 仇英 《琵琶行》诗意图 / 绢本 手卷
作 者:仇英访问量:1693
创作年代: 类 别:
规 格:本幅28.5×185cm;题跋28.5×106cm;33×70cm
估 价: 10000000-12000000
著录:
出版:《中国民藏文物鉴赏丛书·书画宝鉴》P58-60,人民美术出版社,2006年。
款识:仇英实父制。
钤印:实父

鉴藏印:吴湖帆倩、崔钟善印、秋醒楼鉴真印、子万鉴赏
备注:备注:1.莫是龙、庞美南题跋。庞美南(1926-2009),庞元润之子,幼承庭训、耳濡目染,先后拜吴湖帆、吴待秋先生为师。善书画与鉴定,富收藏。2.陈剑秋、崔钟善、吴湖帆、庞家煦旧藏。陈剑秋,室名秋醒楼,四川人。以收藏明清尺牍著称于世。著有《秋醒楼藏札记》。崔钟善,字子万,号晋生,山东庆云人。咸丰九年,崔钟善报捐郎中,供差京都,历有年所,勤劳卓著。同治七年,捻匪扰畿辅,回籍办理团练御贼出力,蒙兵部侍郎崇厚保举补缺,被任命为知府,不久以知府归山东候补。光绪十六年,奏属莱州府知府。长于诗文,著有《听雨楼诗草》。庞家煦(1927-2008),又名美南,号语冰残叟、千劫老人,幼承庭训,耳濡目染,先后拜吴湖帆、吴待秋先生为师。与钱镜塘为好友。善书画,学吴湖帆,精鉴定,富收藏。《琵琶行》诗意图WONDERFUL SCENERY仇英与沈周、文征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“明四家”。仇英早年是一个漆工,为人彩绘栋宇,后来转而业画,结识众多名家,深为文征明、唐寅所器重,又拜师于周臣门下,并曾在著名鉴藏家项元汴、周六观家中见识和临摹了大量古代名作。他功力精湛,笔下形象精确、周密而入微,色彩鲜艳又含蓄蕴藉,画风工细雅秀并且融入文人画的主题和笔墨情趣。仇英的青绿山水主要师承赵伯驹和南宋院体,在继承发扬古代传统的基础上创造了具有鲜明特征的个人面貌,主要表现为两种风格:一种是师法赵伯驹和刘松年的工细设色画,笔法细润而风骨劲峭。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发展了南宋院体青绿工致。如故宫博物院藏《莲溪渔隐图》和《桃村草堂图》以及天津艺术博物馆藏《桃园仙境图》等都属此类;另一种为风格精简的山水、人物画,笔法疏放酣畅,格调闲适,画风潇洒典雅。仇英的绘画创作活动大致分成两个时期:四十岁以前主要宗法南宋院体,远宗李唐、刘松年,近承周臣,这时期的画一类是临仿南宋名迹之作,另一类是手法工细的山水、人物画,显示出他在早年锤炼的刻意求工的写实能力。四十岁以后,仇英的工整精丽画风与文人画风并行,这时仇英在广交文人墨客的生活中,创作了一些颇有文人意气的绘画,澹泊简远的艺术境界此时悄然渗入他的画风中。此卷《琵琶行诗意图》表现的白居易《琵琶行》的内容,这个题材也正是仇英多次表现的主题。如著名的《人物故事图册》(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,共有十页,所画人物、仕女,多属传统题材。如表现历史故事的有“贵妃晓妆”、“明妃出塞”、“子路问津”;属于寓言传说的有“吹箫引凤”、“高山流水”、“南华秋水”;描绘文人逸事的有“松林六逸”、“竹院品古”;取之古代诗词的有杨万里“捉柳花图”,除此之外就是白居易“浔阳琵琶”。仇英还专门据《琵琶行》创作过一幅《浔阳送别图》手卷,现藏于美国纳尔逊·艾金斯艺术博物馆。此卷《琵琶行诗意图》起首处为浔阳城城门,城墙与房屋都掩映在薄雾之中,若隐若现。随著画面的递进,就到了画中高潮部分,即浔阳江头,船中居中者为浔阳太守白居易,友人坐于左侧静听,琵琶女坐于右侧,正怀抱琵琶表演。岸边侍立众多仆人,或立或坐,各有动态。远景青山如黛,有亭隐乎其间。寸人豆马,神情飞动,各尽其妙,乐天诗意,入目三分矣。其树石布景全法刘松年、李唏谷,敷色清雅,温润静穆。人物精妙,补景中密而外疏,似近草草,实使主题突出,其运笔布局均合法度,非徒以色泽艳丽、笔墨纤巧以取阅于人。正如明代张丑在《清河书画舫》所云:“山石师王维,林木师李成,人物师吴元瑜,设色师赵伯驹,资诸家之长而浑合之,种种臻妙。”董其昌甚至把仇英仿古功底置于沈周、文征明之上,评为“盖五百年而有仇实父”,“真伯驹后身,即文、沈亦未尽其法”;王世贞称他的画“可谓绘事之绝境,艺林之胜事”。此卷《琵琶行诗意图》拖纸后有莫是龙楷书题《琵琶行》一首,莫是龙楷书一丝不苟,纯以笔胜,俊爽多姿,酝酿诸家,可谓匠心独妙;与仇英《琵琶行诗意图》相映成辉,可谓是书画双绝,合于一卷。莫是龙之后,为庞美南题跋,庞氏历数仇英传世作品少见,实属凤毛麟角,弥足珍贵。同时提到了仇英被后世作伪的情况,其中就包括苏州黄梦龙、钦远遒等人大肆仿古,俗称作“山塘片子”。遂使鱼龙混杂,莫解真伪,鉴者视为难题。然后庞氏提到吴湖帆的曾经总结的仇英鉴定的诀窍,即仇英不擅书款,而多请人代笔,如果是隶书款便是文彭书,如是楷书款便是文嘉书;而且仇英字实父,“实”字中间毌字两侧不穿出,父字收笔一捺亦劲挺著力;以此观之,仇英《琵琶行诗意图》为真迹无疑。
专场名称:澄道——庞氏家族藏古代书画夜场拍卖日期:2017-06-04 19:30
拍 卖 会:匡时2017春季拍卖会拍卖公司: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